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搭伴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这辣鸡系统,不要也罢

这辣鸡系统,不要也罢

机智小熊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天下苦天赋论久己。当一群伟大的人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他们都从未放弃每一个人!是的,我们不应该放弃每一个人。他们都是每一个鲜活的人,而不是老师,口中的废物和垃圾,更不是一个工具人。他们有思想,有感情,有逻辑。既然你们都把我当成二傻子,那我就用二傻子的身份碾压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有教无类!

主角:   更新:2022-11-16 0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这辣鸡系统,不要也罢》,由网络作家“机智小熊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下苦天赋论久己。当一群伟大的人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他们都从未放弃每一个人!是的,我们不应该放弃每一个人。他们都是每一个鲜活的人,而不是老师,口中的废物和垃圾,更不是一个工具人。他们有思想,有感情,有逻辑。既然你们都把我当成二傻子,那我就用二傻子的身份碾压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有教无类!

《这辣鸡系统,不要也罢》精彩片段

[宿主绑定成功,正在优化宿主大脑,优化成功!]

[你怎么到我的脑子里来的?]

[以你的大脑暂时无法解析,我叫小付,是来帮你的!]

赵初原就是因为昨天看系统爽文,看到了深夜,今天英语早读直接就歇菜了。

[系统?]

[差不多吧!]

[你能干嘛?]

[以你的大脑暂时无法解析!]

[草!]

[你能带我飞天吗?]

[功能未开发]

[你能带我遁地吗?]

[功能未开发]

[你能把我身体改造成超人吗?]

[功能未开发]

[你能让我变得越来越帅吗?]

[功能未开发]

[那你能干嘛?]

[用你们人类的话来理解,我类似于一台超级计算机!]

[草!]

[有毛线用?]

[你是我见过的最废物的系统!]

[我没说不能,而且功能的开发取决于你!]

[那怎么开发?]

[以你的大脑暂时无法解析!]

[真是废物!]

[彼此彼此!]

[我好歹是一台超算,而你真的是废物!]

赵初原破防了,大叫道:"你给老子滚!"

英语老师正全神贯注地上着课,不知道哪来的大叫声,把自己吓得一个趔趄,差点从讲台上摔下来,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难道没听过我灭绝师太的名声吗?还是时间长了皮痒痒了。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人正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打,一边还嘟嘟囔囔地,跟发了疯没两样。

憋了一肚子火,正在寻找宣泄口。

"赵初原同学,请你来读下这个句子?",英语老师发难了。

赵初原明显一愣,该死,这鬼玩意。

班里的其他人则是直接无视,鬼才能信他能读出来。

赵初原却是有些忸怩,拿着英语书不知道怎么开口。此时,脑海中一道声音响起。

赵初原则是不假思索跟着读了出来。

口齿流利,断句准确,重弱读分明。

英语老师亚麻呆住了,比自己读的还好,不带这样的,不按套路出牌。

难不成是自己病了。他,是叫赵初原吗? 英语老师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再三确认下的确是赵初原。火还没泄下去。

"赵初原同学请你翻译下这句话。"

而赵初原却是反应迅速。

英语老师的火却是只能往肚子咽了。

"下次再像这样,可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英语老师却是不依不饶起来了。

赵初原在心里腹诽:"咋没完没了呢?"

赵初原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不用等下次了,就现在吧!"

英语老师却是一惊:"这家伙,今天这么勇的吗?那我就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了!"

全班同学却是有些震惊,一个只考二十五分的学渣,居然敢在早读课叫嚣。还是灭绝师太的早读课!

英语老师却是自顾自地说:"别以为你听了学了几句口语,就拽的上了天!口语可以不代表笔试可以。"

赵初原一听这么说:"谁跟你说我笔试不行的,我只是在隐藏实力。"

班上人都哄堂大笑,你这叫隐藏实力,别逗了,再隐藏,实力就没了!一大群人却是不嫌事大,开始起哄。

英语老师见计谋得逞,露出一丝狡黠。

"哦?隐藏实力!"

[小付,你刚才帮了一次,笔试你也可以的,是吧?]

[必须可以]

[可以到什么程度?]

[满分吧!]

赵初原激动的心顿时安静下来,自信而又大声地说道:"今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跟你打赌,这次月考,我如果能考满分,以后你的课我都睡觉,如果考不到,你的课我就站着听!

[傻了吧唧!]

小付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

宿主任务绑定成功

初始额度:一万

完成任务奖励五千

完不成任务处罚一万

]

[这啥意思?]

[

意思就是你考了满分,就会奖励给你五千。

完不成就罚款一万喽!

]

[

闹呢?

我全身上下加起来都没有五千!

]

[在你的书包里。]

赵初原摸了摸书包,不知道何时自己的书包里多了一张墨黑色的银行卡。

而当赵初原说完这句话,全班死一样的寂静,这,怕是个傻子,也对,他就是个傻子!估计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就连吴不凡都做不到的事,他怎么敢的?

怕不是现在都还没睡醒!

英语老师却是斩钉截铁道:"那就一言为定!"

"下面我们开始默写!赵初原,这次也包括你,我要看看你的实力!"

众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相视而笑。

"草"


"也没发烧啊!",一只小胖手在赵初原的额头乱蹭。

"别拿你今天早上刚吃过早饭,满手油在我脸上乱抹!"

小胖子讪讪一笑。

这是白一欢,是赵初原的死党。

"走!" 狐朋狗友一对眼,就知道他想尿那个坑!

五班在教学楼的二楼,整个教学楼的东边,所以想上厕所就需要经过其他四个班级!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气。这样一来,哪个班有哪个新同学都能知道。

"原哥,今天早上你好勇!",白一欢先是满脸崇拜。

赵初原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在憋什么屁。

"你看!",白一欢突然向半空中指去。

"哇,天上那头牛好大哦!飞的好高哦!",赵初原接话道。

"哇,原哥你真的好聪明哦!黄金搭档都被你吃光了!"

赵初原摆了摆手:'一般一般啦!'

两人小解之后,正在观赏游览苍翠随风飘荡的大树时。

"原哥,原哥!李雪颜和安静!",白一欢一惊一乍,吓死个人了。

"哪呢?",赵初原一听,榜上校花,不看一眼,奖励奖励自己,对不起自己今天早上这么勇。

而两人却是直直地从赵初原和白一欢的正前方经过,目不斜视。仿佛边上的两人压根不存在。

"这么拽!",赵初原嘟囔到。

"好像人压根不认识我们吧!",白一欢倒是叛变了,为两人打抱不平。

"滚!",赵初原骂道。

"赵初原!",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谭敏!",白一欢倒是反应挺快。

"我眼不瞎!",赵初原回到。

"你们聊吧。",白一欢识趣地直接向前撤去。

"赵初原,不要好高骛远,人呢,要有自知之明,学习是需要天赋的。",谭敏倒是语重心长,谆谆教诲。

这几天谭敏倒是烦死了,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听赵初原的话,把这个家伙的座位换到自己的边上。原本自己也想看笑话的,没想到被他装到了。连自己一个英语课代表都考不到满分,他居然信口开河。

肯定就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初一的时候还表过一次白,被自己拒绝了。没想到又跟他分到了一个班。

"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谭敏补充道。

"感谢谭敏大课代表的指导,我一定铭记于心!",赵初原却是十分平淡。

谭敏见赵初原接受了,就说:"但愿吧!"。

说完,就撇下赵初原走了。

赵初原上前走了两步,谭敏就转过身来:"赵初原,请你自重!"

真是天地良心,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干什么了,我自重什么???心里腹诽到:"重你奶奶个腿!",却是不敢上前,只能等谭敏走远。

刚回到教室,白一欢就满脸坏笑:"说了啥?"

"叫我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好高骛远。",赵初原声音却是不大,而且刚好只走到讲台。

这节课是语文课,而语文老师是个矮矮的小胖子,课讲着讲着就变成了她的个人演讲。先是说到要好好读书,未来不要让自己的老婆和自己去逛菜市场。赵初原却觉得菜市场不是蛮有意思的嘛。

然后就说奋力一搏结果调剂到了这个学校教书,告诉大家要有自知之明。学习这件事是需要天赋的。说完还有意无意地看了赵初原一眼。

完了,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语文和英语科室里那么多女老师。这消息已经传开了,全校都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自己已经被她们口诛笔伐,碾碎剁成肉酱了吧!

但赵初原却依然镇定自若,自己可是一个有系统的男人!

[小付,小付,你都能干嘛?]

[我能够检索当前文明的生命最优输入方式。]

[说人话]

[我说了你大脑解析不了!]

[.....]

[要不是在我脑子里,我真想给你来一巴掌]

[真欠呢?]

[就是我能检索出你们人类中最优秀的人的学习方法。]

[一口一个人类,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以你的大脑无法解析!]

[......]

赵初原真想给自己来上几巴掌。


赵初原明白了,这哪里是系统吗?这分明就是一个坑逼嘛!

还要自己动手,这不扯犊子嘛!

完了,完了,现在去找英语老师认个错还来得及。唱个征服,没准能原谅自己。

赵初原显然是对自己的水平有充分的认知的。

[完成会有五千!]

红油油的钞票还是有更大的吸引力。

[那我也要能拿得到啊!]

[

姓名:赵初原

年龄:15

性别:男

智商:正常

认知:异常

]

[经过我的扫描你们学校没有一个天才!]

[那我们全校第一呢?]

[

姓名:安静

年龄:15

性别:女

智商:正常

认知:正常

]

[她的认知是正常的,你的认知是异常的。]

[什么意思?]

[你认为自己聪明吗?]

[我要是聪明,就不会英语只有25分了。]

[这就是认知异常。]

[啥?]

经过小付的一通解释,赵初原才明白什么意思。

[

只有脑域开发程度,而不存在天赋,你们学校目前没有任何脑域开发程度超过普通人的

]

[也就是说,我和我们班全班第一的智商是一样的。]

[是脑域开发程度。]

[怎么才能开发或者扩大我的脑域开发程度呢?]

[以你的现在的情况还没必要给你解析。因为你的脑域开发程度太大,等同于没脑子吧。]

[.....]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

[

我为你检索了各省的中考状元学习方法。

以及专门为你量身定制的学习方法。

]

[你要先看哪一个?]

[学习,学个屁?我能学的会?你看我像学的会人吗?]

[五千!]

[好的,付哥!]

既然小付都这么说了,那就姑且信他一次吧。

接下来这几天按照小付提炼出来的方法。

小付倒是十分大气,直接说,音标我让你在大脑里面直接看。

小付说,48个音标,其实只要记住20个元音就可以了。

另外的辅音可以用自然拼读法和拼音拼读法直接练习,比起记忆效率更高。

赵初原试了一下,果然可以。爱死你了,小付。

[只会读,是没有用的。]

小付就会泼冷水。

[得会记!]

[怎么记?]

[有方法,前提是你要找到那个方法!]

[英语属于印欧语言,看演变规律就可以了。]

看着小付整理出来通俗易懂的资料,赵初原亚麻呆住了,这老师也没讲过啊!

[怕你太蠢了吧!]

[好在你有我。]

赵初原在掌握英语单词拼读和记忆的方法后,越来越有信心了。

小付说的方法,赵初原谈不上有多厌烦,只是刚刚接触这种方法极为新奇。就仅仅是多读了几遍而已,记忆方法也简单的令人发指。

所以这几天,赵初原却是破天荒地读起了英语。

几百年来头一遭,稀罕。

其他人看见了,则是笑笑,不说话。英语不是会说几个单词和背点单词那么容易的。这只是最基础的。英语最难的还是语法,这个才是难点。让他蹦跶几天,自己就会偃旗息鼓了。

一下课,白一欢就来找赵初原尿尿。正所谓,"尿一尿,十年少!“

赵初原却是警告道:“小心尿不尽!”

白一欢白了一眼,说道:"最近吃错药了,不去看妹子了!“

"看什么妹子,学校里除了,李雪颜和安静可以看,还有妹子可以看吗?“

“有,听说就转到我们班。长的肤白貌美大长腿!”,白一欢就是一没见过女同学的货。

“你看见了?”

"没有!"

"那你说个屁?"

赵初原拿起杯子,"爷我现在要喝水,不尿尿?滚开!"

白一欢于是悻悻地去尿尿了。

赵初原正向饮水机走去,而另一个人,也就是吴不凡也准备去饮水机打水。

"吴不凡",赵初原看到了。

因为赵初原先动身,而吴不凡后脚就跟上了,于是吴不凡就紧随其后。

就在赵初原准备压下饮水机开关时,

"垃圾,滚开!"

吴不凡从来没有把赵初原这个垃圾放在眼里,从来没有。但是,他却在英语老师课上说了自己也不曾做到的事,这摆明了就是在侮辱自己。垃圾,还想鲤鱼跃龙门,真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垃圾的确是恶心到他了。

赵初原一愣,"你说谁呢?"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能经的住打吗?",赵初原还不想动手,只想动动嘴炮。

吴不凡却是不理他。

赵初原也不想再生什么事?毕竟,吴不凡可是班主任手里的一块宝,把他给动了,自己就不要想在这个班里待下去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气不气!]

[你说呢?死小付!]

[气就去学习啊!]

[我真学不下去了]

[什么定语从句?什么同位语从句?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让你打印的资料你看了没?]

[看了啊!]

[看不下去!]

[背了没?]

[背不动!]

[我可没叫你背。]

[那这样,你放学再去打印一份同样地资料]

[你想干什么?]

[问得好!]

[我准备一份错的资料,你需要把错的地方进行改正。]

[每改正一处,就奖励一百。]

[改不出来呢?]

[不罚款]

[干不干吧?]

[干]


早读课下课,班主任就带着他那标志性的黑框眼镜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生。

班主任走上讲台,"大家静一静,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

众人于是都抬头看向班主任。

而男同学则是鸡贼地看向了班级门口。

女孩扎着一头马尾,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T桖,下半身是运动裤和跑鞋。背着一个帆布包。看起来十分的青春活力。

最主要的还是她的那张脸,媚而不艳,御姐范十足。

一点都不拘谨:"大家好,我叫袁圳,来自S市!"

男同学则是热烈地鼓掌,女同学却是有些剑拔弩张,主要是这女的长的太漂亮了。

她一来,整个班的就只有她一个女生了。

班主任于是又问道:"袁同学,你想坐哪里!"

袁圳的眼光扫视前方,左右看了看,向她的右边指去。

赵初原顺着她的方向看过来,这不正是自己这吗?

大美女,太刺激了!

谭敏此时则是冷冷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袁圳跟老师打了招呼以后,欢快地跑向了赵初原这里。

袁圳倒是很自来熟,"大兄弟,我叫袁圳,怎么称呼?"

赵初原看见大美女主动打招呼,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一本正经地说:"欢迎你来到湾溪镇初级中学!"

袁圳则说:"谢谢,谢谢!",说着顺手从包里拿出口香糖来:"大兄弟,来吃糖,吃完糖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赵初原则是头皮发麻,但是看她一本正经地样子。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而随即就一脸惊恐地说:"我们初次见面。为何你要加害于我?"

袁圳一脸懵逼:'加害?',看了看手里的口香糖,又看了赵初原。

而赵初原却是更加地恐惧:"别过来!",说完以后还从凳子上滚了下来。

袁圳赶紧把赵初原扶起来。

就在袁圳疑惑自己的口香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的时候。

赵初原恢复了常态,停顿了一会,才说:"他走了!"

袁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他走了!"

赵初原眼神忧郁地眺望窗外的远方:"丘比特他走了,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意!"

袁圳愣了一下,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赵初原则是一脸的得意:"过奖过奖!"

而后又补了一句:"能麻烦你笑的时间长一点嘛!这里笑气严重不足!"

袁圳刚准备收回去的笑又绽放了。

"赵初原,交英语作业!",谭敏冷冷地催促着。

赵初原赶紧把自己英语作业拿出来,想要递给谭敏,谭敏却是说:"作业已经收到英语老师那了,想要交的话自己去吧!"

赵初原只能硬着头皮去把作业给交了。

回来的时候,还没回到座位,就听袁圳说道:'我就知道我没猜错,果然是你!'

赵初原则是十分疑惑:"你认识我!"

"不认识啊!"

"不过我在成绩单上见过你的名字。你的排名就是整个学校的人数啊!"

赵初原却是有些尴尬。

看着赵初原难为情的样子,就说:"怕啥,以后就有我陪着你了!"

赵初原却是,开口说道:"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袁圳却是补充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赵初原却是抢先一步:"大哥!"

袁圳却是:"二弟!"

白一欢则是又来找赵初原小解,此时被两人抓了包,异口同声道:"三弟!"

白一欢则是一脸懵逼,旋即又反应过来:"高低得给我个关二爷吧,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从今以后唯大哥马首是瞻。"

袁圳则是摆摆手:"以后大哥罩着你!"

白一欢则是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该不会真的那方面有问题吧,可怜啊!


在小付的指点下,赵初原的英语也是小有所成!

不过,赵初原很快就遇到了瓶颈。

[小付,小付,你在吗?]

[在呢!]

[你知道我的问题吧!]

[知道啊!]

[像什么定冠词,不定冠词啊,这个怎么解释?]

[你要的资料,英语术语解析都在这了。]

[可是我学着学着就没有动力了?]

[想想吴不凡?]

[你觉得他比你聪明吗?]

[不觉得。]

[你想不想一脚一脚碾死他!]

[想!]

[用什么碾死他让他最痛苦。]

[当然是用他最擅长的学习啊。]

[而且我这里的资料有很多地方都是有问题的,需要你自己修正!你把他改正了,就起到训练的作用了。]

[明白。]

[那有时候我不想学怎么办呢?]

[

你不想学的原因有很多,缺乏内驱力,不过碾压吴不凡就是你的内驱力。

内驱力的话因人而异。而内驱力来自于你的欲望,比如你饿了,你就会主动去吃饭。

把学习变成欲望的副产品就可以。

]

[

你的状态不对,这个时候要么停下来休息,要么去利用自己的欲望,

比如你想减肥,那么你就应该去学习一个减肥的技能,比如学习游泳,而当你把这个技能学会。你既减了肥,又有了一个技能。

]

赵初原将小付传授的英语学习方法理了理,就是说。

学习英语的话,首先音标的拼读有自然拼读法和拼音拼读法。

而记忆单词的话,也有一个方法。

学习语法的话,小付倒是给了一个英语的术语解析。

[哪个术语你不懂你就来问我?]

小付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什么叫做时态?]

[什么叫做语态?]

[什么叫做动词变位?]

得益于小付通俗易懂的资料,现在的赵初原已经学习到了语法的时态和动词变位这边。

[又有小付这个超算在身。]

初中的英语考试完全是手到擒来。

[你刷题没有!]

[没有。]

[你现在去做几套卷子。]

50分

赵初原愣了,自己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然而现实却给了他狠狠地一巴掌!

[小付,我是不是太蠢了,有你的帮忙,我都能不及格]

[你的问题不在于蠢,而在于理论和实际产生了偏差,你无法适应实际,从而导致你最终的结果]

[

你需要记住,第一永远不要反推自己的愚蠢

第二,方法永远比困难多,遇到困难就要选择去直面他,也就是你必须要去找方法

]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刷题!]

[你会刷题吗?]

[就是做题目呗?]

[......]

连小付也会无语

[刷题,刷是次要的,而归纳才是主要。]

[刷题在于分析出大量的题型,也就是穷举所有的题型,然后将题型按照类别分类]

[而出题者大概率百分之八十的出题范围都会在这里面]

[爱死你了,小付!]

[滚!]

赵初原想,这或许就是降维打击吧,如此的枯燥无聊且乏味。

[你怎么会想和一群初中生比?]

[你的对手,将是整个熵文明。]

[.....]

[这么说我还不能和我同学比了。]

[什么是熵文明?]

[你们的文明就是一个标准的负熵文明]

[而熵文明就是专门掠夺能量的破坏性文明]

[....]

[放过我吧。]

[我还是个孩子!]

[行吧,反正现在跟你说了也没用,要钱没钱,要资源没资源,还想脑域开发?]

[我们还是先把月考过了再说,我还是个小弟。]

[小付不说话了。]

[小付,最后再向你问你一个问题?]

[你是人是鬼?]

[按照地球人类的说法,我属于灵体!]


一个学期有四个月,而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月考。但这月考却是,差生们的乐园,中等生的噩梦,优等生的磨刀石。

湾溪镇初级中学,作为一个普通的镇级中学,也迎来了自己的月考。

月考是一个非正式的考试,所以都只是班级内部学生的座次换了而已,而赵初原却是饶有趣味地看着老大袁圳直接趴在桌子上准备进入梦乡,但是,她居然还带上了头枕,橘黄色的橙留香。这属实有点不给监考老师面子了。

监考老师也是班级老师之间的互换。

不过,这就很有意思了,大家彼此都交流过差生都有哪几个。

对于这些差生,监考老师通常也只是做做样子,其实他们更喜欢靠在讲台的椅子上玩手机。偶尔抬头扫视一眼班级。所以,其实,想作弊很简单,监考老师都是出工不出力。

而看到有人睡觉,确定是差生以后,就索性随她了。

所以,袁圳还没开始考就已经在研究怎么睡的舒服了。

睡之前还不忘给赵初原打了个手势,意思我先睡了,你随意!赵初原不禁赞叹道,老大真乃性情中人,当代豪侠是也。

而白一欢则是一脸的紧张,手心里面都是虚汗!身体也在不自觉的抖动。

赵初原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三弟,走,尿尿去啊!"

白一欢则是一脸的哀怨:"早不去,晚不去,快要考试了你才去!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赵初原则是幸灾乐祸,死不要脸地说:"你看二哥就不会被这世界虚名所累!三弟,需知,太初为始,万物生息,周而复始,生死皆幻,诸相皆为空"

白一欢则是没好气地讲:"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你问问它会不会痛!"

"你除了一门英语要考,搞的其他几门都要考似的!"

赵初原最后再做了一次努力:"走吧,晚上,请你吃大餐!",带着央求说道!

"80%的题目你会了,就是会了,你不会就是不会!"赵初原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白一欢则是略带嘲讽地说:"这跟你有关系吗?"

"去不去?"

"去!"

两人说笑打闹着去了厕所。

再次回到教室以后,还没两分钟就开考了!

而正如赵初原预计的那样,他的英语能力已经完全制霸了初中英语。这种只是简单的语法和基础知识。做起来就和喝口水,吃个饭那么简单。

初中的试卷已经不能满足我的要求了,赵初原臭屁地想着。

如此朴实无华且枯燥乏味,要不是学校不满四十五分钟不让交卷,自己早就夺门而出。

确实有点无聊。

转过头,想眺望一下远方,缓解一下疲劳。

但是下一刻,赵初原就亚麻呆住了!

一个扎着马尾的美少女脸上正露出甜蜜的微笑,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她的头枕着橘黄色的橙留香,侧着脸,被窗外的阳光照到了一部分。

寂静的考场内,众人正在奋笔疾书,只有笔尖触碰在试卷上沙沙地声音。而此刻,一个美少女正在呼呼大睡。

简单的运动服,橘黄色的抱枕,带着光晕的阳光下绝美的容颜白里透红,寂静无声的考场,沙沙地写字声,整个世界都像是被定格一样,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

真是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令人久久不能自拔!

吴不凡此刻也已经写完了,揉了揉眼睛,扭过头向自己的左边望去,想缓解一下疲劳。

这时,他也看到了,愣神了几秒,悄悄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赵初原却是觉的再看下去,监考老师就会揪他作弊,便和小付聊起了天。

[小付,你说我的语文和数学也能和英语一样补救吗?]

[你想就可以!]

[我想就可以?]

[好好再检查检查!]

[行吧]

赵初原又是用了小付教过的检查方法。

很快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一阵脚步声传来。

是吴不凡,他交卷了!

在确保自己没有其他问题后,赵初原也随即交卷了。

吴不凡却是径直地走了。

这动静惊醒了正在呼呼大睡的袁圳,袁圳是直接交了白卷,小跑到了教室门口。

而白一欢则是向外瞟了一眼,恨恨的样子好像是在说:"靠,你们俩居然不等我!"

而赵初原很明显是感受到了,于是就伸展开右手向白一欢缓慢挥舞,嘴里还念念有词,好像是在说:"再见吧!朋友,我们终将再次重逢。"

而此刻袁圳把手放在腰上,坏坏地向里面摆动,俏皮地样子有些可爱!

白一欢只能继续奋笔疾书,索性不再看两人。

两人出来以后,袁圳霸气十足地说去踢足球。

赵初原答道:"不会!"

袁圳却是拍着胸脯,十分自信地说:"小弟,我教你啊!"

赵初原的眼睛却是不受控制地看向了她的胸脯,不过运动服十分宽松 没看到什么!

袁圳却顺着他的眼光看向自己,幽幽的说了句:"小弟,你很坏哦!"

赵初原却直接装傻:"什么?走啊,不踢足球嘛!我请客,随变怎么样!"

"不行,那巧乐兹呢?这总可以了吧。"

湾溪镇初级中学,作为一个普通的镇级中学,很多体育设施都是没有的,是搬到了之前的高中,而高中则搬到了市里去,因此体育设施一应俱全。

借到足球以后,这疯批女人那是在教人踢足球,完全就是在踢人啊!天可怜见,救救孩子吧!

也不知道是在报复,还是真的在练球,袁圳踢得球尽往赵初原脸上跑。

自己就是来当个守门员的,真的没天理了啊!

而教学楼的二楼,一个人正在走廊里看着草地上的两人,脱口而出:"垃圾,凭什么!"


教导主任看着电脑里各班考试成绩以及统计出来的数据,初二年级这次英语考试居然有六个满分。

一班是重点班这个不用管,三个满分!

而三班却是有一个满分,不可思议的居然是五班,有两个满分 。

而看着各科满分成绩的统计表,一个陌生的名字出现在了教导主任眼中。

这个名字自己从来,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怕不是新转来的?

于是又去看了其他统计表。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要把老花镜都给摔掉!

这个学生,之前英语一直十几二十分。虽然这次的试卷比较简单,但是再怎么简单 ,也不会简单到一个十几二十分的人直接坐火箭考到满分吧!

本能的觉得这肯定有问题。

这可是抓了十几年的教育风气老主任!

我们学校是穷一点,但是先做人,再做事,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我们学校的清誉不能就这么被毁了!

但是这位老主任还是决定了解了解情况。

于是就叫来了班主任牛国俊,英语任课老师金甜甜。

牛国俊和金甜甜都是刚任教的年轻老师。

牛国俊是公费师范生,被分配到这里来的。而金甜甜却是师范考的公务员。

牛国俊其实在做老师这件事上,是怀着一腔热血的,然而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当现实狠狠地给他一巴掌的时候,他却一时间不知所措。当然更多的是无奈吧!

他也想把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他也想让在自己手里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够一帆风顺,马到功成,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可是从底层出来的他,却更加清楚地知道天赋的重要性,没有天赋,再怎么努力都是没有的。

这个道理是他在同学的经历,老师的告诫以及自己无数次实践,无数次惨败中得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深刻。

而他又敢肯定的是,自己肯定被教务处的某个人穿了小鞋,要不是他的据理力争,吴不凡和谭敏两个人肯定是不可能到自己手里的。好歹是保住了最后的体面。

现在只要等到那个刘南鹏镀金完成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天下了,到时候自己一定能够培养考上华中的天之骄子的!

而金甜甜则是师范毕业以后待业在家,实在被父母催促地情况下才考了个公务员。

但是上课是真的麻烦。你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以后,学生就会没大没小,到时课都上不下去。

而如果太严厉了吧,又会被学生起个灭绝师太的称号。话说自己长的真的那么凶神恶煞吗?自己明明就是个萌妹子嘛!

老主任直接开口:"你们对这个赵初原熟悉吗?"

牛国俊则是回答道:"除了成绩不好,还算是定定心心,除了上课睡觉,也基本上不捅大篓子。怎么了,主任"

金甜甜则是说:"这个小家伙刚分班的时候,跟牛老师说的差不多,就是两个星期前,突然转性了,之前上我的课时候。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那天之后,他上课也不捣乱,就是在那里一个人鼓捣英语!也不听我的课"

牛国俊则是愣了一下。

老主任明显抓到了重点,:"你是说,他的成绩没问题!"

"什么成绩?"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哦,是这样,你们班的英语单科成绩满分有两个人,一个是吴不凡,一个是这个赵初原。"

牛国俊听到这话,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赵初原英语考满分,看他的样子就呆呆傻傻的。连语文都学不好的人,英语这么难的东西,居然还能考满分。

牛国俊第一感觉是这家伙一定是作弊了!对,绝对是这样。

而金甜甜却是觉的不可思议,这臭小子居然还敢跟自己打赌,居然真的考了满分,完了,完了,以后这课没法上了,丢死个人了。

一个老师居然被一个学生完虐,传出去会被笑掉大牙的。

可是联想到,这两个星期来,他做的努力,又感觉在情理之中,自己当年初中的时候也没考到过满分,这个家伙居然在自己的威逼下考到了满分。

而且还敢跟老师叫板,做了自己不敢做的事。

甚至,感觉这家伙,有点帅!看起来真像是个隐藏的大佬。不过自己是成年人了。想法要成熟一点,就看牛老师怎么说了。

牛国俊道:"我的学生按照道理的话,他不可能抄谭敏的,也不可能抄吴不凡的,只能是他做的。"

主任听完眉头紧蹙。

"主任,我看还是把他叫过来问问看!",牛国俊知道这些小毛孩子,只要一过来,就会立马露馅。原因自然是涉世未深。

"行吧!"


牛国俊则是屁颠屁颠地去叫赵初原过来问话。

金甜甜看到这个情况,基本上没自己什么事了。

"主任,那我先走了。",金甜甜则是有些诚惶诚恐,毕竟这老主任看着就一脸地杀气。

叫你臭屁,还隐藏实力,这下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了吧!教导处这一关,我看你怎么过!

金甜甜想到这里越想越开心,幸福的微笑洋溢在脸上,这下知道老师可不是那么好挑衅的了吧!

如果说吴不凡是天子能臣,那么天子近臣就是谭敏,不然她怎么会坐在最后一排呢?

她就是班级实际上的第二把手,而班长主要是负责班里的纪律。

谭敏此时被牛国俊叫到了办公室。

"这次考的不错啊!",牛国俊看着眼前的谭敏。

虽然年纪还小,但是知性、温柔大方却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其他小女生身上一穿就不行的碎花小衬衫,到了她这里,却格外地引人注目,显得十分的优雅。自己的眼光就是这么的不错,无论形象上,还是成绩上。

牛国俊对吴不凡和谭敏这两个人寄予了厚望,自己的翻身仗就靠他们了,也是自己最后的体面。其他人就算了,他们根本不是学习的料。

其实在普通学校的差班,看似大家在一个环境里学习,但早就被班主任分好了三六九等。

谁的潜力大,谁是在混吃等死,谁不可救药,一桩桩,一件件,牛国俊可是心里门清。当然这少不了谭敏的功劳了。

吴不凡和谭敏两个人都是自己闪亮的名片。

谭敏则是有些高兴地说:"真的嘛!",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全校前十,这个成绩稳稳地能上一中!",王国俊则是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就一中吗?",谭敏有些失望。

"接下来再努努力,争取考个全校前五。冲刺下华中!",牛国俊听出了失望,虽然她知道,以这个小家伙的能力,估计就止步于此了。但是激励激励这个孩子是没错的。

对于什么人该激励,什么人该打压,什么人又该嘲讽,什么人又该放任不管,这都是牛国俊两年班主任来认真认真总结出来的。

谭敏听到老师的认可,立刻转忧为喜,高兴地说道:"老师,我一定好好努力!"

牛国俊继续问道:"班里最近有什么情况?"

谭敏努力回想:"倒是没有还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有一个人最近特别奇怪。"

牛国俊问道:"谁?"

谭敏就说了:"赵初原,他以前从来不读英语,现在天天早读,读英语。以前上课也老是睡觉,现在每节课都在那里鼓捣英语。"

牛国俊对这个赵初原有一些印象,但不多,这是第二次从其他人嘴里听到这么说了,看起来这个成绩好像是真的。难不成自己看走了眼?

赵初原就是那个被放弃的人,所以他能够自由的睡觉,看小说,发呆!

"你先叫他去教导处!",牛国俊对谭敏说道。

"嗯",说着小跑开了。

教导处,赵初原,这下子你倒霉了!

差生去教导处,非死即伤!

....

五班教室内。

赵初原一脸宠溺的看着袁圳,这个女人真的太漂亮了!看她就是一种享受。当然也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毫无疑问,袁圳此时又和周公相会去了。

周公是谁,滚粗,老大是我的!

赵初原正沉浸在幸福地海洋,只听耳朵后面传来一声:"赵初原,去下教导处"。

谭敏语气十分地平淡,机械,就像是个传话筒。

而赵初原则是一脸懵逼。教导处,自己犯什么事了?

自己这种差生进教导处,大多都是逃课,上网,看黄片,宿舍抽烟,带手机,打牌,作弊,打架。

"等等,作弊!",赵初原没猜错的话,估计问题就出这了。

自己早就应该想到的,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自己虽然不学无术,可教导处却是第一次去。

而只要去过教导处的人都是非死即伤,要么是开除,要么是请家长,要么是休学三天。

[小付,小付,现在该怎么办?]

[怕什么,该来的总会来!]

[怂包,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行吧,该来的总会来!

赵初原怀着忐忑的心情前往了教导处办公室。


走廊里,看着在走廊尽头的教导处,赵初原在犹豫自己该不该进去。不是说自己犯什么事了,只是说止不住的激动和忐忑。

该来的总会来。

赵初原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教导处的门。

而教导主任则是十分严肃地坐在了办公桌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听到敲门声,才把手上的工作停下来。

教导主任此刻还是在看各班的成绩表,就这五班有些奇葩!

教导主任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熟悉的人,想不起来了。就说:"你叫什么名字?"

赵初原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赵初原!"

教导主任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五班睡大觉那个人吗?每个班里都会分配几个差生名额。这就是全校第一那个,倒数的。所以自己也从来不管这些人,只要这些人安安分分的,别惹事就行。

只不过,这种垃圾怎么能考英语满分?

当教导主任有了更加直观地印象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偏见,教导主任此刻全然忘了金甜甜的话。

一直在思考就是一个差生怎么才能一下子坐火箭考满分!

[这老头子觉得你这个垃圾不可能考满分!]

[你能知道他怎么想的,卧槽,你有这功能不早说。]

[傻了吧唧!你脑子太蠢,这不是明摆着吗?]

[....]

"说吧,你的成绩是怎么来的?"

"说说你是怎么一下子就把英语考到满分,难不成你还是个天才!"教导主任补充道。

赵初原也气了,"说话能不能好好说!",不过好像他说的是满分,真的是满分,也在意料之中了。但你说话就好好说,干嘛还要加些自己的私货呢!这不就是偏见吗?

教导主任一愣,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教导主任倒是不怒反笑,还嘴硬,随即讥讽道:"你还能凭空冒出来一个满分不成!"

赵初原此刻的不安和忐忑全部被愤怒替代:"你想要说我作弊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这么说,真的是你自己考的了?",教导主任厉声质问道。

赵初原却是话锋一转:"我们班有几个满分?"

教导主任一愣,自己可从来没告诉他啊。除非是班主任,应该是他!

教导主任看了一眼统计数据:"两个!一个是吴不凡,一个是你。"

教导主任随即又继续追问,声音也变得极其低沉:"你是不是抄了吴不凡的!"

赵初原实在忍不了了,大怒道:"动动你的脑子,我抄吴不凡的,这家伙从来就看不起我,我抄他的!除此之外我能抄谁的!你们不都是这么看不起人吗?"

教导主任却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温顺的学生的反抗居然如此激烈。不过,看起来似乎不是作弊的。但是目无尊长啊!目无尊长啊!自己以后的面子往哪搁?

眼睛死死地盯着赵初原,强大的威压向赵初原袭来,就像狮子狠狠地咬住了猎物。

赵初原既然已经得罪了教导主任,那么就不会害怕了。

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

"这样吧,你如果有证据,证明你没抄,那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教导主任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你们的大脑结构是豆腐做的吗?我没抄就是没抄,我需要证明吗?",赵初原却是觉得有些好笑,没抄就是没抄。你让一个没抄的人证明自己没抄,这原本就有的抄之罪让赵初原十分的恶心。

"什么大脑,什么结构,再这样目无尊长,我现在就让你停课回家!",教导主任直接用出了杀手锏。

赵初原此时默不作声,算了,算了!

"说吧,要我怎么证明?"

"我们重新给你一张试卷,你自己一个人考,你能做到120分,这样吧,就115分!这不就证明了!",教导主任思路清晰。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把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牛国俊此时才姗姗来迟,不过,就这么几句简短的对话,谁能想到发生的这么快。刚好听到了接下来赵初原的话。

赵初原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这样做了,不过,要玩就我玩把大的!

"朱主任,我重考可以。但是,如果我考到了满分,你就必须要在升旗仪式上给我道歉!"

牛国俊听到这里倒是赶紧过来补救:"赵初原,你怎么能这么跟主任说话,主任是长辈,快跟主任道歉。"

赵初原却是没有理会牛国俊,反而是有些挑衅的看向了教导主任:"怎么样,要么我停课,要么按照我说的来做!"

朱教导主任这次,听了这话,却反而没有发怒。这个赵初原看起来是个人物,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学生的实力到底怎么样?也确实是自己偏见了,现在一想,金老师不是说过吗?这家伙两个星期一直在学英语,"好!"

牛国俊亚麻呆住了,这可是教导主任,全校的实权人物, 连自己都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人,这家伙怎么敢的呢?不对,这是个孩子啊!

而更为恐怖的是主任说的这个好字,这是答应的了吗?他和赵初原这个二傻子?答应了?牛国俊的世界观在崩塌。不是说好吓吓就行了,怎么还玩的这么大。

一个教导主任,基本相当于学校的二把手,给一个学生道歉。关键不是道歉,是这份量的得有多重!

"主任,这孩子没大没小的!赶紧给主任说声对不起",牛国俊还想补救。

赵初原看向了牛国俊,自己这个班主任就是胆子太小,不敢承担责任,不就是停课吗?怕个蛋蛋!

而朱教导主任却是带着几十年不变的严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牛国俊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现在吧,你在这里做。",教导主任却是十分直接干脆!

"牛老师,你去教务处把月考的备卷拿过来!"

牛国俊则只能又是屁颠屁颠地跑去拿卷子了。

而赵初原却是很不讲究,直接找了个椅子,和教导主任平起而坐。教导主任也不管他,而是自顾自的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等了一会, 牛国俊就取来了这份月考备卷。

而赵初原也是十分不讲究,直接拿过办公桌上的笔,开始奋笔疾书。

"牛老师,你先回去吧,到时候考试成绩出来了再说!",朱主任直接让牛国俊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半个小时以后,赵初原就做完了,

十分钟以后,赵初原就检查完了,还是再检查了五分钟。

搞定!

赵初原站起身,这次还算恭敬:"朱主任,做完了!"

"检查完了吗?",朱主任却是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直接问道。

"检查完了!",赵初原经历了这一仗,心理承受能力和心态明显高了不少,自信地回答道。

"放这把,去把你们牛老师叫过来!",教导主任则是干脆,直接,冷冷的语气让人感觉心惊胆战,但是这一切对于赵初原却不起丝毫作用。

"哦,那朱主任我先走了!",赵初原还是很有礼貌的。

"嗯。"


果然不出金甜甜所料,赵初原这家伙,被罚重考了,我倒要看看这家伙。能力到底怎么样?

而拿到赵初原做完的月考备卷以后,金甜甜却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成绩如何!

于是就专心致志,全神贯注地批改起来了。

而最终的结果,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117分,作文扣了一分,一分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粗心,按照道理是不应该扣的。

还有一分却是错在了虚拟语气上!她估计这家伙是真的错了。

备卷,用来预防突发情况的,也可以给尖子生准备。因为一般来说,备卷都是比较难的。

而金甜甜却是十分清楚,自己手里这份备卷超纲了,还不是一点点,这完完全全就是高中知识。初中是不需要学习虚拟语气的,况且,这个虚拟语气是特别难讲,也十分拗口。

而看他其他的题目,阅读理解,作文,选择题,都做的不错。那张试卷满分是因为简单,这张试卷她估计就安静来做,估计也拿不到满分,117分估计也拿不到。

果然,是深藏不露,这臭小子,真是够深的!

不过,要不是自己刺激他,他能有这个成绩吗?

自己才是最大的功臣。这样一个好苗子多一个都是极为艰难的!

毕竟,学习是需要天赋的,而其他人,却是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这种高度的!

"金老师?",一个声音传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五班的语文老师,刘桂花。

"怎么了?"

"你看到牛老师了吗?"

"他应该在办公室吧,刚刚给我送完试卷?"

"哎哟!试卷,谁的试卷?",刘桂花挪到了金甜甜身后。

"就是那个跟我打赌那个学生?",金甜甜回道。

"就那二傻子!",刘桂花满脸不屑。

"不是,甜甜我说,我当年初中英语拿满分都屈指可数,就这家伙,整天睡大觉!"

"刘老师,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金甜甜开始为赵初原打抱不平。

"教导主任也是这么想的,怀疑他作弊,不就让这小家伙又做了一份。"

"什么?"

刘桂花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这次考了多少?我是问他月考!"

"满分!"

"那这次呢?"

"117,这次还比较难!"

刘桂花拿过金甜甜手里的考卷。

看了良久,终于缓缓吐出一句:"哇塞,人才啊!我的语文是不是也是装的?"

刘桂花终于想起来了,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下是何方神圣。

没想到是在教室后面天天睡大觉的那位"大神",瞬间大失所望,你要说其他人我还相信。

就这垃圾天天睡觉,谁信啊。本来还有意提点这家伙一下。后来想想也就算了,人家头铁,跟我有什么关系。尽人事,听天命。

刘桂花上的课也是这样,不管是差班还是重点班,她都尽全力,但是肯定不能说多负责。

想起自己的那次奋力一搏,结果就被分到了这里,想起来还是挺唏嘘的。

而金甜甜听到这位曾经能冲击部属六校的高材生称赞赵初原,也是打心底高兴。

"我们给牛老师送过去吧!"

"我刚好也要去找牛老师拿这次的成绩单!",刘桂花也说。

"那一起吧!"

.....

而随着月考成绩的公布,教务处又开始忙碌起来,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也忙的是不可开交。

而班主任和任课老师还需要每天备课。

而最舒服的则是考完试的学生,月考过去了,总算能喘口气了。当然,这是针对中等以上的学生。

而对差生来说,学校只不过是家的延生而已,该睡觉还是睡觉,除了睡觉还有聚集一伙人,每天去厕所溜达溜达,没人,没教导主任,没老师再抽根烟,赛过活神仙。

不过,与其他班不同的是,初二五班正在发生一起骚乱。

而源头正是两个星期前那个"赌"!

谭敏作为天子近臣是班里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刚开始她还不相信。直到确认一遍,真的是赵初原---120分,她怀疑是打印机出错了。

他,怎么可能呢?自己从一开始就是瞧不上这个家伙的!

真是可恶,被他给装到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班主任要叫他去教导处了? 我还以为...

这家伙肯定是抄的,可是抄谁的,吴不凡吗? 这家伙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连自己也不待见。

平时也是眼高于顶,走路都跟螃蟹似的。对于赵初原这样的家伙,只会觉得是个垃圾而已。

抄自己的?

自己都没考到!

那就只能是自己做的,不过这个答案是她万万不能去相信的。

把成绩表贴在了教师的公告栏里。

一下课,就有不少人,聚在那里看成绩。

不知道是谁先爆出的声音:"赵初原英语满分!"

这个声音瞬间在教室里炸了锅。

"没搞错吧,这家伙还真考了满分!"

"你信吗,我不信!谁知道怎么来的呢?"

"有没有可能是带了电子设备!"

"学校不是有信号屏蔽仪吗?"

"自己考的?"

"不可能,谁知道是怎么来的呢?"

五班两个男同学压低了声音说:"也不知道学校查过没有,反正我是不相信那个二傻子能得英语满分!"

"你不信有什么用?"

"学校信就行!"

"反正我不服!"

"我努力了这么久,他用了两个星期,还考的是满分,而我才100来分,我不服!"

另一个同学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顺变!"

凭什么,你用了两个星期,而我却努力了两个月?输给那个二傻子我不甘心。

这就是五班骚乱的最终定论。

"谁知道怎么来的呢?"

"走了狗屎运吧!"

....

听着班上人的叽叽喳喳,而主角还是他,赵初原先是受宠若惊!但随后听着同学们的议论,他原以为只要自己考了满分,只要自己赌赢了,就会受到同学们的认可,虽然他并不需要。但是这种不相信,不信任感还是深深刺痛了他。

我是成绩差,但是我就不能变好了吗?

而袁圳听到了这个消息,则是立即对赵初原竖起了大拇指:"真不亏是我小弟,小弟今天这么威风,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白一欢也来凑热闹:"今天没有三支巧乐兹,你别想完!"

袁圳则是接着说:"不行,还得加上两瓶可乐,然后,我想想...。"

"QQ糖,我要十包!"

而赵初原则是一脸痛心疾首:"资本家都没你们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