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搭伴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

想睡觉123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颜六色的马甲+追妻火葬场+托马斯全旋大型修罗场+双大佬+团宠云念念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身后追来的傅云修,淡定的拔出了她40米的大砍刀。傅云修:老婆贴贴云念念:受死吧,狗东西曾被当成血袋实验品的她,在她走后,纷纷后悔。等云念念再次回到京城之中,站在所有人面前时,她的马甲掉了一地,引得众人侧目。傅云修红了眼跪求原谅,只求给他一个名分。

主角:云念念,傅云修   更新:2023-03-19 02: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念念,傅云修的武侠仙侠小说《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由网络作家“想睡觉123”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颜六色的马甲+追妻火葬场+托马斯全旋大型修罗场+双大佬+团宠云念念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身后追来的傅云修,淡定的拔出了她40米的大砍刀。傅云修:老婆贴贴云念念:受死吧,狗东西曾被当成血袋实验品的她,在她走后,纷纷后悔。等云念念再次回到京城之中,站在所有人面前时,她的马甲掉了一地,引得众人侧目。傅云修红了眼跪求原谅,只求给他一个名分。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精彩片段

灰蒙蒙的天空,潮湿的地面。

绚烂的霓虹灯在细雨中被打上马赛克,色块模糊不清。

苏念念站在便利店前,欢迎光临一次次响起,路人买走一把又一把伞。

她搓搓发冷的手,春雨很寒,这天刚还是晴空万里暖阳高照,现才下午五点就刮起了风。

舍不得买伞,浑身上下就只剩200块了。也无家可归,被苏家赶出来,没让她带走任何物品。

穿着单薄的长裙站在便利店门口,也不敢进去,她害怕店员嫌不买东西将她赶走。

长长的睫毛就像沾水的蝴蝶因为寒冷不停的扑闪着,小心易碎。

又一声欢迎光临响起。

这个小小的便利店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她瑟缩的蹲着,双手环抱着自己,眼眸呆呆的盯着脚尖,长发披散在后面还有点湿。

车上的司机先下车,撑起一把黑色的大雨伞 ,拉开后座位。

一尘不染的皮鞋踩在地上的水坑,激起一阵涟漪。

“苏念念。”干净清冷的声线中带着丝焦急。

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苏念念抬起头,仰望着停在面前的男人。

打理整齐的西装,金丝眼镜架在那张俊美的脸上,镜片后是双冰冷的眸子 。

苏念念冷漠的撇过头,揉了揉已经蹲麻僵硬发冷的双腿 ,站起都有点歪歪扭扭。

“认错人了,我不叫苏念念。”没有给一个眼神,起身就要走。

擦肩而过,雨打在苏念念脸上,寒意更多了几分。

“苏念念!!”傅云修追了上去,身后的司机连伞都没来及得遮住他。

现在的苏念念就像行尸走肉,失去了生气。她甩开傅云修扯着自己的手。

手掌中的皮肤是那样冰冷,惨白的皮肤因为雨水的冲刷更没了血色。

“念念我们回去好不好?”

司机追上来给傅云修撑着伞,他在傅家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第一次见傅云修这样卑微。

苏念念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彩,没由来的笑了起来。

掀起胳膊上的袖子,白皙纤细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青紫的针眼。本是少女莲藕般白嫩的臂膀却盛满了痕迹。

“傅家只手遮天,逃到天涯海角那里又不是你们的人?逮我回去又要和苏家一起抽我的血提我血清吗?”

苏家不愿惹上傅家,又看不得养育过的自家女儿在面前苦苦挣扎,在苏念念从实验室逃出去回去见到的第一刻就将她无情赶了出去。

没有丝毫犹豫,生怕傅家一会在他们苏家中找到苏念念而迁怒他们。

苏念念在傅家的医药实验室绝望了一次又一次,支撑着她活下去逃出去的唯一念头就是,苏家还有爱她的奶奶爸爸妈妈。

可当她真的逃了出去,回到苏家却被最疼爱的亲人抛弃。

他们告诉她,她不是苏家亲生的女儿,只是为傅家豢养的实验品笼中鸟。

晴天霹雳,在苏家度过感受了18年的亲情,实验室中2年无止境的身体折磨,她没法接受深渊中唯一的光亮美好也是虚假的。

傅家继承人傅云修有着罕见血液病,在他6岁时病,每月需要定时输血。

他倒霉,碰巧还是稀有的Rh阴性血,万里挑一的熊猫血。

傅家权势滔天,可以找到血却不能治愈他的病。

可一切不可能皆有可能,在傅家的财力支撑下全球最顶尖的实验室找到了突破方向。

于是不幸也降临到苏念念身上,她也是熊猫血,在傅家的示意下她这个孤儿被苏家领养。

傅家实验室送来了一号药,她18年不间断的被苏家的人喂下这种药。

累计不断的药物让她产生了抗体,18岁生日成年后她被带到了傅家实验室,不断的在她身体里提取出血清给傅云修治疗。

思绪回转,看着面前的男人,苏念念只觉得好笑。

她20年的人生就是个大笑话,老天让她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为傅云修做药?

苏念念后退半分,她不想回去做药,傅云修这副卑微的样子在她眼里也只是担心他的药有没有受损吧。

忽而,停在门口路边劳斯莱斯被一辆宾利车撞开,巨大的声响让忙着回家的路人也驻足观望了起来。

两辆豪车相撞。

宾利车上下来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头白发,不同于傅云修的冷,他身上更多的是邪气。

和傅家财力上几乎是并列的沈氏药业集团的小儿子沈礼,也是傅家实验室的负责人。

“傅总这会怜香惜玉起来了吗?这个月的血还没有抽够呢。”

沈礼慵懒的倚靠在车门边,从包里拿出一根烟,明明是儒雅的外表,可随着香烟的烟雾弥漫让他身上的邪气更添一层。

“念念我们回去好不好,很快就不会再痛了……”

傅云修走近她,再次重复着这句话。

“沈医生。今天是5号。”苏念念无视了傅云修,径直走到沈礼面前。

都是15号抽血,这次提前了10天了。

见苏念念走来,沈礼掐灭了只抽了两口的烟。

半支烟落入路边的水坑中一下就熄灭了。

“苏小姐健忘,上个月我说过五号是最后一次了。”

苏念念灰沉的眼睛中露出一丝光。她怎么不会记得,只是她将这话当成玩笑,沈礼戏弄她的玩笑,没想到是真的。

“真的?”

沈礼抚上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眼睛,语气里有着少有的认真。

“自然了,苏小姐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就像是蛊惑人心的妖魔,可苏念念没有迷失在他柔情的话语中。

面前的沈礼和身后的傅云修,对她而言都是地狱的恶鬼,抓住时机就会把她拖进火坑万劫不复 。

沈礼抬手,腕上是镶满钻的百达翡丽。

“现在五点半,七点到实验室,苏小姐有意见吗?”

“我有选择吗?”苏念念轻飘飘的说着就坐上那辆宾利车。

沈礼邪肆的笑了笑,挑衅的对傅云修使了个眼色。

“傅总,苏小姐我带回实验室了,药会按时送到你家。”

宾利车扬长而去。留下傅云修站在路边车溅了一身的水。

苏念念不愿意跟自己走,却愿意跟沈礼走。

傅云修心头有种莫名的失落。

京城的天总是阴雨绵绵,尤其是春天。

司机想擦拭他身上的水迹却被伸手挡了回来。

他摇摇头,只好看了眼劳斯莱斯车身后面,被撞的挺严重的。

只好在一旁打着电话叫着傅家其他车过来接他们。

才挂断电话,司机的电话声又响起了。

是苏家打来的。

看着司机为难的眼神,傅云修伸手拿过他手机。

“你们找到苏念念没有?”对面没想到是傅云修接了司机的电话,急切的问道。

“为什么不留下她等我来接。”傅云修冷冷的声音让对面的人沉默许久。

“傅…傅…总?”结结巴巴的问着。

“C城那个项目就先暂停吧。违约金苏家的会处理好吧?”

“好……”

苏家不敢多言,万般小心还是惹到了这尊神。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项目,说没就没了。

而这边的苏念念披着沈礼的衣服,车里空调哪怕开到最高了还是不停的发抖。

苏念念长长睫毛掩住眼里的情绪。

今天下雨京城的路格外堵。

沈礼按着喇叭,惊得她一颤。

她瘦弱的身子一抖,睫毛微颤,眼睛失焦空洞,沈礼也停下来按喇叭的手。

他伸手摸向苏念念的额头,刚还是冰凉凉的这会就滚烫的要灼伤了他的手心。

红灯闪烁,沈礼油门一踩才不管什么就闯了过去。

“好冷呀,我好冷。”苏念念嘴里嘟嚷着,念得沈礼都皱起了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